当前位置:四川小熊邦邦科技搞笑爱情信物不可信
爱情信物不可信
2022-09-03

时近傍晚,天空下起蒙蒙细雨。沈佳佳在家里呆得无聊,索性撑了把伞,来到附近河堤上雨中漫步。河堤上很安静,正走着,后来传来脚步声,一个男人快步来到她身边,突然从怀里抽出一根铁棍,一把扯住她,喝道:“打劫,别动。”

沈佳佳不敢动,颤抖着声音说:“你想要什么尽管拿走,但请别伤害我。”

男人一伸手,扯下她脖子上的项链,看了眼项链上的玉佛,脸上露出喜色,说:“把包里的手机、钱都拿出来。”

沈佳佳什么都舍得给他,唯独脖子上那个玉佛不能给。和郭宏林结婚第二年纪念日那天,郭宏林说要给她买件礼物,她在一家古董店相中了这个玉佛。老板开价八十万,并谢绝还价。当时郭宏林公司经济情况不好,她怎么舍得花这样一大笔钱买?但郭宏林却不顾她的阻拦买了下来,说这是送她的爱情信物。沈佳佳把玉佛看得比命还重要,又怎么能让劫匪就这样轻易抢走?

沈佳佳慢慢拉开皮包拉链,伸手握住里面的防身电棍,但她表情和动作引起了劫匪的疑心,就在她将电棍戳中劫匪时,劫匪的铁棍也砸在了她的脑袋上。她只觉一阵天旋地转栽倒在地,劫匪也发出一声惨叫,抽搐着后退两步,一脚踏空摔下台阶。

沈佳佳头痛欲裂,意识一点点远去,她拼尽最后一点力气,拿出手机报了警,才终于不支晕了过去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沈佳佳渐渐苏醒过来,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房里。郭宏林说她足足昏迷了两个小时,医生说如果她再不醒的话,就要考虑进行开颅手术,清除头部内的淤血了。现在她自己醒来了,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,只是劫匪砸那一棍子特别狠,脑袋上的伤口足足缝了六针。

沈佳佳一把抓住郭宏林的手,问:“抓到劫匪了吗?玉佛找回来了吗?”

“劫匪滚下台阶的时候,摔断了腿骨,你报案及时,他没爬多远就被抓到了。不过没找到玉佛,那混蛋说他恨你害他摔断了腿,于是把玉佛扔进了河里。”

沈佳佳焦急地说:“老公,我之所以跟他拼命,就是不想失去玉佛,你赶紧找人下河捞啊,万一被别人捞走就麻烦了。”

郭宏林把脸一沉,生气地说:“佳佳,说起这事我就气不打一处来。以前就跟你说过,什么东西都不如你重要,万一有一天遇到歹徒,千万别反抗,怎么你就不听话?玉佛被抢,我再给你买一个就是了,怎么就不听我话呢?”

沈佳佳心里一暖,连声说自己错了,然后又求郭宏林找人打捞玉佛。郭宏林说已经安排人去了,一有结果,就会有人通知他。

转眼一个星期过去了,沈佳佳的身体已经没什么事,头上缝针的线也拆了,于是便出院回家。郭宏林请的人在河里寻找了三天,也没找到那个玉佛。

沈佳佳难过极了,公开发布悬赏,承诺如果有人能找到玉佛送回来,将得到八十万的酬金。郭宏林虽然没阻止,但却再三叮嘱她说:“我一直不相信劫匪的话。交出赃物与否,直接关系到对他量刑判罚,他又不是傻子,为了一口闲气就把玉佛扔进河?或许玉佛早就转移到了他同伙手里,就等着卖个好价钱呢。所以能找到玉佛的人,十有八九跟他有关系,你千万不能自作主张,到时候必须通知我。”

沈佳佳觉得郭宏林说得有道理,当然满口答应。接下来的半个月里,有十多人拿着玉佛前来领赏,可无一例外都是浑水摸鱼想来骗钱的。这天,沈佳佳又接到一个电话,这人叫邹涛,看了他发来的照片,沈佳佳精神一振,虽然她还没亲眼看到实物,但她几乎可以断定,这正是劫匪从她脖子上抢走的玉佛。

她按事先跟郭宏林商量好的对策,约邹涛在附近一家咖啡馆见面,然后马上通知了郭宏林。郭宏林向他保证说:“老婆,这事交给我了,你就在家等着我的好消息吧。”

邹涛三十来岁年纪,中等身材,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。一见到郭宏林,就结结巴巴地解释说,他的水性很好,听说悬赏的事情后,就起了发财的心思,所以每天都去河里寻找,皇天不负苦心人,终于让他找到了玉佛。

郭宏林知道,这些话都是邹涛怕引起别人怀疑而编的谎言罢了。他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,让他拿出玉佛。几乎在看到的第一眼,郭宏林便认出正是自己花了八十万买的那尊玉佛,于是淡淡地说:“没错,是真的。”

邹涛大喜,说:“那太好了,你答应的酬金,现在可以付了吧?”

郭宏林从手包里拿出三沓钱摆在桌上,然后冷冷地盯着邹涛不说话。邹涛惊讶地看着他,问:“你们悬赏不是八十万吗?这怎么只有三万块?”

“八十万是给那些真正从河里捞出玉佛的人,对于你,劫匪的同伙,三万块就已经不少了。”郭宏林恶狠狠地瞪着邹涛,“你敢否认你认识劫匪吗?要不要我找警察来查查你的祖宗八代?”

“你不守信用。”邹涛气急败坏,一把抓起玉佛,“要么拿八十万来,要么我把玉佛拿走,没工夫听你胡说八道。”

“想走?你走得了吗?”郭宏林不屑地笑了,指指窗外,说,“看到那辆车了吗?”

邹涛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,看到不远处的一辆警车,不由得脸色大变,问:“你报警了?”

“小子,露馅了吧?”郭宏林嘲讽地说,“如果玉佛真是你捞出来的,你怕警察干嘛呀?再给你一个机会,咱们换个地方说话。”

郭宏林把手一摆,旁边座位上的两个男人走过来,一左一右把邹涛夹在中间。邹涛露出绝望之色,递过玉佛说:“大哥,我认输了,玉佛还你,我只收这三万块,行吗?”

“看把你美的,现在一分都没有了。你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我,今天我就放你一马,要不,你就进去陪你朋友劫匪吧。”

郭宏林把他带到咖啡店后的一间平房里,邹涛再不敢隐瞒,说劫匪是他的表哥。郭宏林花八十万给沈佳佳买玉佛的事情,在他的朋友圈里被人们津津乐道,一次表哥串店吃串的时候,听旁边桌上的人说起这事,当时就动了心思。

他明查暗访找到沈佳佳,那几天一直潜伏在她家附近,而沈佳佳河堤散步,给了他绝好的动手机会。只是做梦他都没想到,沈佳佳竟然不顾一切地反击。他在台阶下面听着沈佳佳报警,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逃不了,于是把玉佛藏了起来,又打电话给邹涛,让他找机会拿走玉佛。邹涛这才知道表哥抢劫的事儿,但这时候说什么都晚了,只好一口答应下来。

郭宏林十分好奇:“玉佛到底藏在哪里了?警察把那条路搜了遍,连路边排水口里都查过了,也没找到玉佛。”

邹涛苦笑,说:“那天不是下着小雨吗?他从排水口里弄了团泥,把玉佛包在里面又放回去。因为雨实在太小,排水沟里几乎没什么水,也不怕被水冲开。警察搜索的时候,总不能把泥团掰碎了查吧?”

郭宏林拍手叫绝,劫匪这一手确实不简单,也难怪警察找不到玉佛。邹涛露出奇怪的神色,继续说道:“本来,我没想用玉佛领赏,表哥让我把玉佛抵押给当铺,或者卖给古董店。可不管是当铺还是古董店,都说玉佛是假的,算一千块人家都不要,我实在没办法了,才跟你老婆联系。大哥,这玉佛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啊?”

郭宏林懒得回答他的问题,继续问道:“我就不明白了,你表哥宁可被多判刑,也不交出玉佛,这到底是为什么?”

邹涛神情黯然,叹了口气,说:“还不是房子闹的?他处了三四个对象,就因为没房子,最后全分手了。他说只要能保住玉佛,能卖掉玉佛,哪怕多判个三年五年,他都认了。”

“人穷志短,这原因既可怜又可笑。我就是盖房子的,见多了没钱买房的穷鬼,但这么没出息的,他是第一个。还有一件事我不明白,你那表哥被抓后,警察检查了他手机,没见他跟别人联系,那他是怎么通知你的呢?”

“他用的是另外一张匿名卡,给我打过电话后就扔掉了。”

郭宏林终于弄清了所有的疑问,说,“邹涛,你是你表哥同谋,如果落在警察手里,知道你会是什么下场吗?”

邹涛露出恐惧之色,大叫:“你不是说,只要我把事情原委告诉你,你就放我走吗?”

“我说话算话,当然会放你走啊。可是放你走之前,我得替我老婆出口恶气。”郭宏林愤怒地说,“我老婆头上缝了六针,严重脑震荡,这都是你和你表哥害的——别说这事跟你没关系,只凭你帮他销赃这点,就说明你们关系不一般。今天要是让你就这么走了,我怎么对得起我老婆?”

说完,郭宏林拎起一根早就备好的棍子。邹涛吓得大叫起来:“你要是敢打我,我就报警,你这是非法监禁、抢劫、伤害……”

郭宏林不怀好意地笑了,说:“所以刚才我问你,如果落到警察手里,你会是什么下场。愿意报警你就报吧,只要你不怕坐牢就行。对了,顺便告诉你一声,我会找人在监狱里关照你表哥的。”

郭宏林料定邹涛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,所以他毫不手软,一棍子敲断了邹涛的小腿,带着手下扬长而去。

邹涛忍着钻心的疼痛,失声痛哭起来。刚才他还是撒谎了,其实他本名叫王涛,是劫匪的亲弟弟。他们的父母去世得早,他是在哥哥的照顾下长大成人的。哥哥之所以抢钱,不是为了他自己,而是为了给他买房娶媳妇。可如今房子没了,哥哥坐牢服法,自己又断了腿,他们已经没有了未来。

郭宏林这人心狠手辣,既然说会找人在狱里收拾哥哥,就一定不会手软,哥哥以后还不知道要受多少罪呢。这一刻,王涛恨死了郭宏林,这家伙欺负他不敢冒坐牢的危险报警,却不知道为了哥哥,他什么事都敢做。他掏出电话报了警,说郭宏林不但抢走了玉佛,还打断了他腿。

王涛一口咬定,玉佛是他从河里捞出来的,而且他也的确装模作样地在河里寻找玉佛,很容易便能找到人为他作证。郭宏林也没想到,王涛居然真的敢报警。虽然他抢的是自己的东西,但抢劫、伤人事实俱在,而且抢劫金额巨大,再好的律师都没办法帮他了。总算这件事情有可原,法庭最后从轻判处,判了他三年徒刑。

在此之前,郭宏林的房地产公司资金链已经出现了问题,他入狱之后,公司再也无法坚持,很快破产了。这时沈佳佳才知道,家里的房子、车子早就抵押给了银行,还欠下了一大笔钱。她终于决定卖掉玉佛,她已经连每周一次探望老公的钱都没有了。

可她万万没有想到,市里最大的那间拍卖行告诉她,玉佛是假的。她当然不信,又找了几个专业人士帮忙鉴定,结果无一例外,所有人都说这东西最多值几十块钱。

郭宏林是那么地爱她,怎么可能买个假货骗她?沈佳佳感到一阵迷茫,她想起郭宏林对她说的话:“老婆,玉佛是我们的爱情信物,不管多难,也不要卖掉它,切记切记。”

难道,正因为玉佛是假的,郭宏林担心露馅,所以才不让她卖掉?沈佳佳疑心一起,便再也无法收拾,风风火火来到监狱。郭宏林情知再也瞒不过她,长叹一声,说:“老婆,对不起,玉佛的确是假的,但是,我也确实是花了八十万买来的。”

郭宏林公司的资金链出现问题后,为了贷款,他费尽了心机。他提着现金给人送礼,但人家不敢收。正好这时沈佳佳想买个玉佛,他灵机一动,花了一百块钱买了个玉佛送给银行的领导,让领导把玉佛送到古董店寄卖,然后郭宏林再花八十万从古董店买回来。这样一来,银行的领导可以宣称自己捡漏捡了个宝,心安理得收下了八十万,而沈佳佳也得到了玉佛。

“佳佳,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,我不是存心骗你。”郭宏林悲哀地说,“其实在我入狱之前,只要我说明真相,说明玉佛的真正价值,法庭就不会判我这么重。但我怕这个真相会伤害到你,所以我宁愿坐牢也不肯说出事实。只是我万万没想到,我费尽心机还是没能瞒过去,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。”

沈佳佳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,怔怔地看着郭宏林,眼泪扑簌簌流下脸庞……由于微信无法分享本站内容,可将网站文章通过QQ或脸书及推特分享。